□馬先生的花瓶底部印有“大清御制”四個字,被上海芸軒投資公司鑒定為乾隆年間製作。
  □記者花300元從東台路古玩市場購入一隻陶瓷花瓶,被拍賣中介鑒定為“珍貴古董”。
  本版照片/晨報記者 肖允
  □去年3月5日,晨報揭露“比德公司抬高藏品估價賺取高額服務費”內幕。
  一年前,晨報曝光文物拍賣中介上海比德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不是幫忙拍賣,而是抬高藏品估價,賺取高額服務費。一年過去,晨報記者發現,由於相關監管缺位,此類中介依然有恃無恐,更多藏友大呼上當。晨報記者從古玩市場內隨意淘的一隻花瓶,竟然被兩家拍賣中介工作人員分別估價100萬元和480萬元,聲稱繳納6800元或4.8萬元服務費即可委托拍賣。
  讀者投訴“上海芸軒”
  老宅翻出花瓶,經鑒定“乾隆貨”
  去年10月,家住永嘉路的馬先生在翻修老宅時,意外從閣樓里翻出一對花瓶。馬先生覺得,花瓶有可能是件古董,或許價值不菲。
  10月24日,經人介紹,馬先生來到了長壽路上的上海芸軒投資公司進行咨詢。工商資料顯示,“上海芸軒投資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經營藝術品類展覽、交易為主的公司,提供藝術品類收藏、鑒定、展覽、藝術品徵集、投資、宣傳、培訓等服務。
  在長壽路沙田大廈的27樓,馬先生受到了芸軒公司的客戶專員王小姐的熱情接待,隨後被帶入一個小隔間。馬先生小心翼翼地拿出懷揣在包里的兩個花瓶,交給對方進行評估。
  端詳了幾十秒鐘後,王小姐告訴馬先生,這是好東西,乾隆年間的,價值不菲。“她告訴我,這對花瓶是銅質的,底徑為6cm,高20cm左右,從外形上辨認,屬於‘大清御制款’的銅製福壽紋銜耳瓶。”馬先生回憶,王小姐表示這對花瓶在目前的市場上非常罕見,價值在30萬元左右,如果拍賣很可能拍出更高價。
  這令馬先生驚喜不已,沒有考慮太久,馬先生便與芸軒公司簽訂了一份服務合同,委托芸軒公司對他的這對藏品進行拍賣,拍賣起價定為28.8萬元,馬先生同時支付3500元服務費,用於藏品的展覽展示、圖錄製作、宣傳推廣。
  28.8萬元起拍,10秒不到就流拍
  據瞭解,當時雙方在合同上約定,拍賣次數為一次,服務協議的期限從簽協議當天到2013年的12月31日。一旦拍賣成交,馬先生還要向對方支付成交額的10%作為中介服務費。如果在拍賣會上,拍品無法成交被宣告流拍的話,3500元服務費不予退還。
  然而,付款以後,馬先生除了收到一本拍品圖錄外,對方承諾的“拍品巡展”等宣傳活動卻並未舉行。馬先生為此也曾向公司提過質疑,但芸軒公司表示,馬先生的拍品已在公司展廳內陳列許久,對外進行過展示。
  去年12月30日,也就是簽訂的服務期限截止日前一天,馬先生的花瓶總算在貴都大酒店2樓的宴會廳被拍賣。馬先生回憶,200人的宴會廳坐得滿滿噹噹,但與會者多數都和他一樣是送拍的,而買家則寥寥無幾。
  當輪到馬先生的花瓶進行拍賣時,拍賣師報了花瓶的序號及起拍價,詢問是否有人競價。不到10秒鐘,見無人詢價,拍賣師便草草說了聲“PASS”,宣告流拍。馬先生回憶,拍賣會真正成交的拍品鳳毛麟角,而多數送拍者都鎩羽而歸。
  拍賣結束後,馬先生反覆回想,漸漸懷疑芸軒公司的目的根本不是徵集藝術品,而是故意抬高估價,收取服務費。此後馬先生又向其他藏友打聽,大多數藏友的結局跟他類似,“任何東西拿給拍賣中介都說價值不菲,然後交服務費,結果流拍。”
  記者暗訪“上海芸軒”
  300元花瓶,建議100萬元起拍
  “你隨便拿個什麼東西去,我懷疑他都會忽悠你,估個高價忽悠你參加拍賣賺服務費。”馬先生告訴晨報記者。於是,記者在東台路古玩市場內,以300元的價格購入了一隻陶瓷花瓶,打算以賣家身份,瞭解芸軒公司會對這件“藏品”進行如何操作。
  今年2月25日,在預約後,記者於當天上午來到了芸軒公司,後被一位邱姓工作人員帶入一小房間內。當記者拿出古玩市場買來的花瓶後,邱先生髮出了由衷的贊嘆。“很不錯的東西,非常有價值。”在確定記者對該花瓶沒有心理價位後,邱先生走出房間,帶回了一位所謂的“鑒定師”。
  這位張姓鑒定師入坐後,對記者的“藏品”進行了一番品鑒。“這個是龍泉窯的瓷器,從外形上看應該是產於元末明初,單色釉,目前市面上十分罕見,絕對價值不菲。”停頓了幾秒鐘後,張先生告訴記者,這件“藏品”的價值在80萬——150萬之間。“要我說,最能體現你這件藏品價值的行為,就是拍賣。”在鑒定師走後,邱先生建議記者將東西委托他們公司進行拍賣,“我建議起拍價不能定太低,也不要定得太高,100萬左右比較好。”
  對方表示,若與記者達成合作意向,雙方將簽署一份服務合同,記者須事先繳納6800元服務費,用以展覽展示、圖錄製作、宣傳推廣等工作,之後這件藏品將於今年6月在韓國首爾進行拍賣,但具體拍賣的細節沒有明說。
  上海芸軒:藏品定價客戶定,300元估百萬沒回應
  當日下午,亮明記者身份,再次聯繫了芸軒公司。一位姓龔的工作人員表示,關於藏品的定價,均是客戶的自定價格,合同上也如此註明。“公司不允許工作人員隨意為產品估價,但可以向客戶提供參考價格,公司再根據客戶的自定價來按比例收取服務費用。”
  當記者簡述了馬先生質疑公司誇大藝術品價值為收取服務費的情況後,公司另一位陳姓負責人告訴記者,有許多賣家在自己的藏品流拍後心存不滿,控訴公司做得不到位的地方,並要求退回服務費。記者繼續追問,為何記者自己花300元買來的花瓶,工作人員就隨便估出上百萬的價格?對此,陳先生表示不作回應。
  記者回訪“比德拍賣”
  比德“變臉”:300元花瓶他們鑒定“升值”至480萬
  去年3月5日,晨報專題報道了上海比德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沒有拍賣資質卻從事拍賣業務,同時抬高藏品估價,賺取高額服務費的內幕。時隔一年,記者再次回訪,發現該公司依然在忽悠市民。
  今年2月27日,在撥打了“比德文化”的總機並留下聯繫方式後,一位自稱該公司市場總監的馮姓工作人員與記者取得了聯繫,邀請記者前去該公司位於中山西路1065號10樓的地址面談。
  上午11時,記者攜同樣的花瓶來到了目的地,發現這裡並非比德文化公司,而是一家叫做“東緣文化”的公司。走過前臺,左手邊是一個碩大的展廳,展廳的玻璃櫃里展示著瓷器、玉器、書畫等各類藝術品。
  工作人員將記者帶至一個小隔間就坐,一位自稱是馮總監助理的工作人員接待了記者。一番寒暄後,該工作人員接過記者拿出的花瓶,拿起手電筒對著花瓶進行了一番仔細打量。“花紋漂亮,錶面遍佈氣泡,保存完好,歷史悠久,這個花瓶是宋代的龍泉窯。”隨即她告訴記者,這個花瓶的價值應該在480萬元左右。“如果你願意將該藏品交由我們進行拍賣,那麼您需支付該定價1%的基礎服務費,也就是4.8萬元,我們將對您做前期的各種展覽、推廣工作。”隨即,該工作人員拿來了一份合同樣本。記者發現,在合同落款處,甲方的印章顯示為“上海東延”。
  當天晚些時候,記者在該公司展廳內遇到了從浙江趕來將十字繡委托該公司拍賣的一位女士。據她介紹,她自己的這幅十字繡作品最初被工作人員估價60萬元,最後雙方合意以12萬元的起拍價委托該公司進行一次拍賣,公司收取了6000元服務費。記者詢問,如果藏品流拍怎麼辦?“他們告訴我,會將我的十字繡掛在公司展廳內繼續展覽,說不定就會被看上、買走。”這位女士說。
  說辭不一:聽聞是記者,忙改口委托“香港公司”拍賣
  記者發現,當初撥打的是比德文化公司的電話,而被通知到達的地點卻是東緣公司,最後合同上的印章則顯示為東延公司。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對此,負責接待記者的工作人員解釋,東緣、東延都是比德拍賣旗下的子公司,目前東緣公司負責拍品徵集業務,由東延公司進行拍賣。然而,記者查閱了工商部門相關資料發現,“東延”公司即上海東延藝術品銷售中心,經營範圍並不包括藝術品拍賣範疇。
  隨後,記者再次聯繫該公司負責人。對於拍賣資質問題,馮姓總監改口稱,公司在徵集藝術品後,將委托“香港大都會拍賣公司”進行拍賣,並承認東延公司本身無拍賣資質。而當記者問起比德公司與東緣公司的關係時,馮總監卻一口咬定比德公司與東緣公司沒有任何關係。
  然而,當初馮總監發給記者的短信上顯示,她自稱“比德國際拍賣市場總監”。在記者的追問下,馮總監竟表示,自己剛從比德公司離職,來到東緣公司,隨後便拒絕了其他採訪要求。
  (原標題:文物鑒定野豁豁:300元隨手淘的花瓶, 拍賣中介估價480萬)
創作者介紹

mini

wy89wyrbu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